首页 >校史研究

张澜先生与川北大学的创建者(转载)

发布时间:2020-06-08 当前访问量:

张澜先生与川北大学的创建者

贾德灿

 

编者按:原文载中国民盟上海市委员会网站“历史回眸”,略作编辑。由此见南充籍朱德、罗瑞卿老一辈革命家,以及张澜民主革命家与我校前身公立川北大学之间的历史关系。特别是张澜先生的三封回信,可见新中国建立初期对大学的社会主义改造、发展高等教育的政策,对我校的建设发展的殷切期望和对传统文化的科学态度。史料宝贵、史实尤可珍视,对我校校史研究极具价值。(文廷海)

 

 

1950年,初创的川北大学董事会敦聘乡籍名人张澜、朱德、罗瑞卿分别为董事长、名誉董事长、名誉副董事长。

图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张澜(中)与他的学生朱德(右,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和罗瑞卿(左,公安部长)在北京合影。

 

抗日战争胜利后,东北大学迁回沈阳,部分滞留于四川的该校师生,在四川省尤其是川北地方的支持下,于1946年在东北大学三台校址上创建了“川北农工学院”。不久,川北农工学院改名为“川北大学”,迁到南充。1949年5月,南充“西山书院”院长伍非百,派张静虚代表西山书院列席川北大学董事会,成为川北大学的组成部分,不久又独立成为私立川北文学院。解放后,川北行署正式接管了私立川北大学与私立川北文学院,并将两校合并组成“公立川北大学”。公立川北大学“校务整理委员会”由行署教育厅长贾子群、原川北行署农业厅副厅长兼川北农工学院教务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徐孝恢、川北行署委员兼川北文联主席段可情等11人组成,贾子群为主任委员,徐孝恢、段可情为副主任委员,并将学校迁到成达中学(今南充市顺庆区小西街南充职业技术学院西校区)。川北行署主任胡耀邦高度重视私立川北大学、川北文学院的改组、合并工作,并提出了三项原则:第一,亲密地、紧紧地团结起来;第二,不看牌子看货色;第三,对两校学生同等对待,一律参加甄别考试。这一指示,有力地促进了并校、迁校工作的顺利进行。

岁月迁流,川北大学几经演变发展,已经分流成为今天的四川师范大学和彩票平台注册官网。

日前,笔者从四川省彩票平台注册保存的《中共川北区委宣传卷宗》内发现一封1950年元旦川北大学常务董事张静虚、卢子鹤、贾子群、蒙文通等联名敦聘中央人民政府公安部部长罗瑞卿为川北大学名誉副董事长的函原文内容如下:

 

瑞卿先生道鉴:

南充已于去岁十二月十日解放,匪帮溃不成军,中华统一当为期不远矣。人民革命幸赖先生及毛主席等贤明领导乃得顺利完成,感佩奚似。年来,静虚等为加强川北高等教育,发展桑梓文化,已在南充创设大学予青年以深造之机会。素稔先生扶持地方教育不遗余力,值兹南充解放伊始,为纪念先生之伟业计,为本校之巩固计,经董事会决议除聘张澜先生为董事长及朱德先生为名誉董事长外,并经董事会一致敦请先生为名誉副董事长。全校学生亦赤诚拥戴,祈予屈就为感!专此手达,恭颂道安!

常务董事 张静虚  卢子鹤

贾子群  蒙文通

李燮阳

一九五0年元旦

 

罗瑞卿部长收阅此函后批转中共川北区委宣传部参考,保存至今。信中有“素稔先生扶持地方教育不遗余力,值兹南充解放伊始,为纪念先生之伟业计,为本校之巩固计,经董事会决议除聘张澜先生为董事长及朱德先生为名誉董事长外,并经董事会一致敦请先生为名誉副董事长”等语,从而揭开了张澜先生与川北大学创建者当年一段鲜为人知的往事。

川北地处山区和丘陵地带,解放前教育事业十分落后,尤其没有一所像模像样的大学,附近各县的青年求学只有远赴成渝两地。出不起旅费和学费的穷苦青年只能承受失学的痛苦。地方人士在南充刚刚解放的时候就着手创办全区性的综合大学,掀起文化建设的高潮。这让从川北大地走向中国革命大舞台中央、一生致力于教育事业的张澜先生闻知自然十分欣喜。尽管年高岁迈,政务缠身,仍然拨冗于1950210日接连三封函复川北大学的创建者,对办好川北大学作出了重要指示。兹将收入《张澜文集》内的原函照录,以飨读者。

其一:致伍非百等1950年2月10日)

非百及列位董事先生钧鉴:

邮书敬悉。公等于川省解放之际,筹建大学,热诚原极可佩。惟教育部之全国会议,前月方始毕事,关于高等教育,不久当有整个计划颁行。南充目前似不必多议更张。至董事长一职,似更未宜遥领。现政府之基本精神,即在实事求是,无其实而居其名,在曩昔容有此例,在今后则当引为规戒也,知我者当能体谅及之。

即致

敬礼!

张澜

二月十日

其二:致王兆荣[1]1950年2月10日)

兆荣老棣2』

书来极慰远念。吾川解放,地方人士第一须着力者,即在提高文化水平,勉与新政令相配合。吾棣代理川北大学校务,并已与政府取得联系,甚善甚善。今后擘划,度驻校代表当有指示,所望精诚合作,频频接受新的理论,勉维现状,徐图发展。澜在此,与中共首脑人物,不时往返,觉得他们最不可及者,即是谦虚、谨慎、勤劳、节俭数点。此数美德,说来仿佛老生常谈,若真个躬身实践,则博大精深,无微不至,并能产生不可思议的力量。愿吾棣台善体此意,敬恭职事,勿见异思迁,勿舍近图远,守定岗位,虚心学习,积而久之则信誉日隆,前途固未可量也。专此

奉复。即颂

幸福不尽!

张澜

二月十日

其三:致王恩洋 蒙文通(1950年2月10日)

恩洋老棣  同鉴

文通世讲

接奉一月十五日邮书,诵悉种切。新政府成立后,关于文化教育政策,除在共同纲领第四十一条规定要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三大原则外,所有详细办法,尚在陆续审议及计划中。至于对新解放区之私立学校,暂取放任态度,惟就中课程与教法,如有与新民主主义不相容者,都非迅予改正不可。足下等热心教育,极可佩慰。谓佛儒两家,关系固有文化,亦中肯綮。鄙意儒说之可贵,系在大无畏、大慈悲、大智慧,系在救人救世。其末流之弊,趋于消极,乃至逃世遁世,则与时代精神相违。至讲国学,首须识时,所有旧的话说,均须按照新的意义,重加分析。切不可效俗儒之所为,因袭故套,专事寻章摘句,流为封建残余而不觉。当前我们的敌人,固为帝国主义与官僚资本主义,而封建残渣,蕴藏内心深处,尤为大敌。窃料随解放军入川,必有许多新的书籍,欲望贵校多多购置,领导学生虚心学习。澜在此亦系取学习态度,盖深知惟有学习才能养成新的人生观,惟有学习,才能使全国之人,燃起已将熄灭的火炬,奔向历史的黎明。坦率奉复,即致

敬礼!

张澜

二月十日

注:

[1]王兆荣,字宏实,时任川北大学代理校长。

[2]棣通“弟”

 

二维码扫描分享